Valley Girl

【关于刀乱同人设定一定要吐的烂槽】

一只羊驼喵:

总结一下观点:


1.刀剑是妖而非神明,但也有一定能力和福佑,只是种族划分上,将其设定为“神明”并不是很合理。


根据评论里太太补充另一种意见:


附丧神在日本属于99神つくもがみ,算是神规格而不是妖怪あやかし,主要是八百万神明信仰的关系,99神微妙地介于妖怪跟神明之间,虽在描写上比较偏百鬼夜行里面的物器神,不˙过其中也有御神体这样的刀在,要一个一个的分类真的是很麻烦。正统的神明是天津神跟国津神派系,御神体就偏到神这边,妖刀偏妖怪这边,严格要分类起来也是颇为困难的。


在这点上有各家之见以及文化差异,因此暂且不作讨论了。




2.刀男世界设定开放,故事架构二设当然可以多,设定合理有逻辑即可。但是把刀男写成弱智,痴汉,就是不对的了。(如涉及刀追主或者撒狗粮,我认为【在逻辑合理】的文属于傻白甜范围,不作痴汉弱智论。)




3. 吐槽的审神设定仅以一些人型低龄化文做举例,并不是干涉各位太太们人设,或者关乎性别种族的问题。




如果造成误会非常抱歉,我只针对一些梗而写这篇文,无意针对任何刀剑创作者,也没有贬低任何刀男或者婶婶的意思




正文如下:




同人?没问题,刀男开放式游戏设定。


ooc?暗黑?寝当番?每个刀男饥渴的如十个泰迪?没问题,你家的刀怎么样都好。况且肉文啊,只要美味合理,是一百只泰迪也没关系~

但是「付丧神」他不是「神」啊!不是神啊!不是神啊!!不是!不是!他们只是些【刀精】啊!也就是严格意义来说,刀剑付丧神是妖。

付丧神原指成精的物品,所以你一个审神者也不是带了个神字就能检视【神明】了,一个有灵力的人类哪来的自信真去【审神】啊?说通俗点,你就是个刀精管理阴阳师,请不要过多高估审神这个职业。

有人问,那为何付丧神带有“神”字呢。考据诸多文献,我认为简洁来说,可从日本绳文时期开始,人类对自然界未知力量的崇拜和恐惧,使他们开始拟想「妖怪」一词。由于文化发展里持续受到宗教观「万物皆有灵」的思想,逐渐演变分类出独有的传说和解释体系。

查阅所有的关于日本现有研究且我能读懂的作品,民俗学普遍的「文化认知」是“妖怪是被贬到凡间的神明”,经过时代的演变,不仅容貌上有了较大变化,还从“神的地位降格为妖怪”。这也算是对太郎的台词中提到的,想回天上,的一种解释。

另外一种解读,则是认为日本祖先对于自然界的未解力量进行崇拜。他们根据其对人类影响的好坏,将各种现象具现化,将“对人有利”的膜拜为神明,将“对人有害”的贬为应被【铲除或管理】的妖怪。

而「付丧神」,作为百鬼夜行绘卷初次登场于文献分类里,被定义是“成精的,有自我意识与一定能力的器物。”至于还有些研究者闲的蛋疼研究「多少年才是该成精的标准」,在这里暂且略过。

综上所述,无论从文化还是思维上辩论,「付丧神」不够格成为「神」的,他们长得再貌美如花,再乖巧听话也不行。


此处引用评论里太太的补充作为论据:


“日本正统的神需要有册封,也就是要纳入编制,那些神都是有位阶的(除了天照之流没有,原因类似于天皇没有姓氏),位阶的高低其实就是看它主神社(神社而非社,社的话凶神恶煞也行)的规格大小,只要有位阶,就会过得不错。理论上说如果刀剑们有册封的话,就算是神灵,不过他们绝大多数应该没赶上859年清和天皇册封267家神社吧,就算时间来得及,第一刀剑大多是只有武士贵族僧侣才持有,老百姓日常没有接触到,没能在民间形成信仰,更别提神社,你看刀剑乱舞没出谁知道这些刀剑呢?第二贵族上层建神宫基本上是以主神(天照等级)、天皇、御神体(主神使用的)、将军(也即事实日本统治者)为祭神,说难听点就是刀剑还不够格。”



因此,审神者也不能真「审神」,你要真那么牛,先去补一下时空漏洞,还在本丸打什么工?「玛丽苏,过度曰天能力设定参考此处专嘲」



其次,一个精怪以「交付」的形式,放去给另外的一方做代理管理并战斗,且不说他自身本来就有作为刀剑的记忆,多至千年,少则百年,本身的阅历不知有多少。
就凭官方设定中“刀剑付丧神”由“政府挑选的「审神者」”代为管理,对抗溯行军。可得知刀剑已经具有极强的自主意识。
我们,作为寿命不过百年,现在才活了十多二十岁的妹子,任何手段和心计对「付丧神」而言,都是个笑话。看重点,看黑板,「是个笑话。」(如果设定是人类正常婶的话),暗黑本丸,重新生活,是没有问题的,涉及所有生物生存的本能与感情,设定合理即可。


但若是要将自己抬高到你指东刀男不往西,就算你真的错了刀男们也觉得你好棒棒的程度,请三思。

若你家刀剑真心宠你,那他们挺乐意配合你玩日常,看你耍赖撒娇(参考自己父母,看你小时候撒泼打滚如看猴,虽然他们还是爱你的心态。)

若你家刀剑不乐意配合你,哪怕再是「政府」的约束,其本身是不会不会迁就你的原则的,这里涉及到「妖怪」最基础的设定,不作引申。

但考虑游戏中“指挥战斗,并且能碎刀”的设定而言,我们可以把刀男定义为“对人无害(注意,无害≠有利)的高情商战斗型妖怪。”

因此只要是关于「战斗」的指示,哪怕导致了他们的牺牲,也是源自设定“对抗溯行军”。换个更直白的说法,官方对“碎刀”有设定,有保护,但并无禁止,(禁止是审神圈自发的一种关爱,我个人是认同的。)再加上“碎刀”只能存在于战场,可以判定「审神者」充其量只是个指挥官,你智商情商在线,那你的军队就能继续战斗。你智商情商遗失,重伤出击,就和战场判断失误一样,会导致军队人员的牺牲。

因此,同人里“本丸内碎刀”“来呀内部互相残杀”之类的事情
【根本不会存在】
【你就没那个能力这么做】
【不要带个“神”字就真以为双方都能飞天了】
【谈恋爱当然可以,傻白甜也很欢迎,但是你把刀男写的像痴汉,像弱智,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架空,现代paro,抑或暗堕,作者私设刀男详细性格,只要设定尊重原作,合理即可存在】


所以大家文章开头写“ooc”注意,作者们大多是基于完善的人设上,一种自谦,或对【有歧义部分】设定的一种免责声明。

ooc不是一些写手瞎jb写的理由!不是打了ooc就能到处乱跑了!

综上所述,如果你想写日常,恋爱,傻白甜,哪怕流行的暗堕梗,可以的。剧情得当,智商逻辑在线,是没有问题的。国内刀男同人圈,很多优秀作品足以借鉴。

但如果你真要强行暗黑到底,社会你婶哥的设定,答应我,

多看书,少乱想。


我原本因想写暗黑本丸同人,集中精力看了几个月的“日本神话,日本历史,日本人文”的相关书籍。
结果发现收获的不只是知识,还发现了刀男圈严重的走偏误解倾向。


用流行的「暗堕」作为例子,其基础参考了溯行军,fen婶为原型进行二设,建立“暗黑本丸”的概念,并对里面的人事感情进行描写。好的太太,能可以从人物的“猜忌,怀疑,本能,憎恨,嫉妒,喜悦”里面去凸显暗黑与救赎。


而少数雷,则以“短刀治疗好,宝宝们觉得给糖是好人又温柔,就拉帮结伙攻克太刀;说好的老年刀做壁上观,怎么观着观着还没给人个态度你就开始扭曲的爱起来”了的内容…我只能说……请多思量。假设你被寄养家庭长期虐待,成年后被一个超好的夫妇收养,请问你性格的阴暗,怀疑,恐惧,试探,是不是给你洗香香抱抱买买买就能一个月消除了?然后两个月就亲切的在对方怀里毫无芥蒂打滚,半年后就心无疑虑的撒娇了?




中国有句老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既然你把刀设定为有感情,那也请站在彼此立场上换位思考一下,换做是你,你会这么快接受了?你会一个月后就这么觉得“啊对方如此清新脱俗我爱上了”吗?



也许有人会说“我看日本xxx太太的同人文也是如此!人家可是日本人!”
但我觉得国籍不是烂作的借口,缺知识多读书,多改进才是正确的态度。一种要烂就烂到底的架势是要怎样。

举个例子;抗日战争离得不算远吧?幸存者还有活着的吧?编剧你说一点文化都没有?——【那你告诉我手撕鬼子的抗日神剧怎么来的?外国人编的吗?】

以上。

【写这篇吐槽的时候,我想起了童年被网王同文重生,复仇,订婚,家族恩怨ooc支配的恐惧。吓得我写这个吐槽的时候,思维总是在漂移。】

如有不同意见或者是资料补充,欢迎拍砖和评论。

本文只想对现有的偏移情况与错误观念梗做出质疑,讲出观点。不针对任何特定作者与作品进行批判。如果觉得有冒犯请多包涵。





她说得真的很对,搞同人差不多是无神论者补偿性的信仰,只不过信仰的不是一个实体。虽然我至今说不清是些什么,也绝不是像上帝这样的存在,大概是最后对这个世界抱有的美好幻想。他们是我的精神上的麻醉剂,一直逃避现实的我终于找到了安身之处,在这里不再承受痛苦,终于能活出快乐。一下子,这么强烈的情感一股脑全倾泻到他们身上,那显然不止是爱,我在现实中积累的庞大的冗杂情绪被转移到他们身上,真的释然了。大概就是师匠在龙套压力承受不住时让他逃跑,有那么一点共通之处吧,是一种自我保护转移机制。以及我发现在我看到喜欢的孩子时,心底会刺痛。尤其是看同人文,胃里翻天覆地的感觉,不管是什么情节,心不停地收缩,刺痛,虽然更多的是被一种虚妄的快乐淹没,这快乐能麻痹暂时的痛苦。那什么,差不多一丧就看同人,一丧就看同人,这就是我说的但愿长醉不复醒了。

永远逃避 永远被动

想哭也哭不出来,只想死了。

好的好的我会我尽力,也只能尽力了

阿莉西娅:

但无论如何都别坠入瘫痪的绝望,要挣扎,用尽全力去挣扎。


幻象【白芳/狄芳】

大概是刀子?【弱弱

————————————————————————
长安城繁华依旧,长乐坊歌舞升平。
朱雀门上那道剑痕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寂寞,潇洒轻狂的笔风彰示着题此诗句之人的不凡。
又见面了呢,长安。
晚风吹拂起青年的发丝,抬眸却见眼底满是寒意。一口烈酒灌下,些许迟疑,随即踏入朱雀门。

一切都是旧时样,不知人是否还是旧时人。

回忆汹涌而至。

“元芳难不成你…?”

“太白猜得不错,我的确已与狄大人定好婚约。请收下这份请柬吧。”

酒壶摔落在地,酒洒一地。

这时候太白仍好喝清酒,清亮透明,芳香怡人,绵柔爽口,心如这酒,也是一般透彻明亮的。而如今只有烈酒,能麻痹太白。浊黄浑厚,一口下肚,喉咙如火烧灼,但是那般刺激,暂且能使人忘记内心的痛楚。

太白唇瓣轻颤,却欲言又止。
仿佛喉咙被狠狠掐住的窒息般的绝望。

元芳头埋得很深,看不出表情。

剑被狠狠插在地板上,锋利的刀锋让地板裂开一道口子
这话,可比剑锋还更狠啊,元芳。

他李太白终究是在做白日梦,而今该醒了。

*他的灵魂撕裂了,他一直活在一种虚假的构想中。当现实击碎了幻想,他便认为现实本身也被击碎了。*

“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不过仅此而已。”

犹记初次相遇,朱雀门前,醉酒的太白洋洋洒洒用剑题下“欲上青天揽明月”的狂傲诗句。随即狄仁杰的通缉令下达,太白注意到狄仁杰身边的瘦小身影,大大的鼠耳说明此人是魔种混血。还是个少年,眉宇间却别有一股正义凛然之气。四目相对,那人目光清澈明净,太白心弦仿佛被拨动,第一次悟出什么是一见钟情。

感业寺,太白路过,头顶银杏树叶唰唰掉落。

“喂,小耗子,你这么喜欢挂这上面吗。”
“别叫我小耗子,人家是有名字的,姓李名元芳,听到没有。”

和朋友打赌酒量,喝了好几坛子烈酒,烂醉着砸了好几桌子,扣下酗酒闹事的罪名。还仅存着点清醒的意识恳求心软的元芳饶过自己。

“喂,下次我可不替你开脱了啊,待会工资给狄大人扣没了。”

长安街上灯火闪烁,车水马龙。这夜太白陪着元芳调查女帝刺杀的事件。元芳苦苦调查了几日,没有丝毫进展,而和太白约好去的烟火大会,肯定是去不成了,他有些垂头丧气地耷拉着耳朵。

“今夜也没办法看烟火大会。”

太白宠溺地摸摸元芳的脑袋,掏出几枚铜币买了两串元芳爱吃的糖葫芦。

“没关系,下次还可以一起去的。给,小耗子。”

元芳也开心地笑弯了眼。

不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狄仁杰在你心中的地位变得如此重药。或许,从一开始便是吧。

“小耗子,和我在一起别整天说狄大人狄大人,耳朵都起茧了。”
“哼,这么喜欢扣你工资,吝啬鬼一个吧。”
“切,不就是女帝的一只忠犬嘛,有什么了不起。”
“别提他了行不行,我生气了啊。”

这份情很明显,藏在日常的话语间。太白也醋意浓浓地抱怨过无数次,他早就发觉,可他自己却选择欺骗自己:也许……也许会有也许的……

太白醒得很早,异于往常地一下饮了好几壶烈酒。
肝脏很难受。但痛苦的回忆暂时被封存住了。

但愿长醉不复醒。

脑子很昏沉,也没吃东西,摇摇晃晃跟无头苍蝇一样地在街上瞎走。

“李太白?”
相当讶异的语气。

这是那样熟悉的声音,是那样令自己魂牵梦绕。如此近在眼前,想伸手去抓又虚无缥缈,幻灭掉。

“元芳啊,你还好吗。”

“不好,我很担心你,太白你这些时日究竟上哪儿去了?不过既然你回来了,我们今晚一起去看烟火吧,和狄大人一起,补偿那日的遗憾呢。”
说罢元芳轻拽了了拽身边人的袖口,原来是狄仁杰。

刺痛。李白轻轻眯起眼。

“好,总算能看烟火大会了呢……”

不过是三个人,也罢……

太白笑了,这笑意里带着很深的苦涩,但莫名有一份释然。

既然如此,不能在一起,做朋友在你身边守护你一辈子,也好。

我爱上了你,我爱上了幻象。

标记*的这句话出自毛姆《面纱》

我也...我也想知道啊

梦里抹布小天使给了我一个勇抱。让我死在他怀抱里,我要死在他怀抱里。妈的。

如果一段时间不再有动静说明我已经死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