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子甘子

咸鱼(:3▓▒

【论坛体/聊天体】【主胜出】「突然长出兔耳朵的绿谷君!」

写在前面,请一定要看一下——

*模仿@deku是世界的珍宝太太的论坛体激情码的的自娱自乐沙雕爽文,如果有问题对不起我立马更改or删文!

*主胜出 出久团宠

*对于不要脸地占tag先在这里道歉了!

*万年老梗 OOC严重 bug密集 小学生文笔

请多多担待!













【轻灵】 预备铃已经响过了,Deku君怎么还没来呢

【绿动精灵】不光是小绿谷哦,男生中只有小饭田一人到了呢呱~

【班长大人】请各位同学遵守校规校纪!迟到了的话我会毫不留情记过的!

【皮卡丘】……那个,今早绿谷突然长出了兔耳朵和兔尾巴

【闪耀之星☆】现在正一筹莫展呢☆~

【我永远喜欢欧尔麦特】……对不起!给各位添麻烦了

【奶子是世界的珍宝】可恶…这种兽耳♂play的戏码为
什么偏偏不发生在八百万同学的身上啊!巨/乳美女再
加上令人浮想联翩的兽耳尾巴,光是想想就感觉我的小
兄弟要呼♂之♂欲♂出了,好想调♂教一番啊!!

【索尼大法好】你给我收敛起那龌龊的想法!!

【奶子是世界的珍宝】疼疼疼!!我错了错了!!

【这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出久的耳朵看上去很柔软

【班长大人】轰同学请不要再揉捏绿谷同学的耳朵了,都已经红透了!

【这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毛茸茸的短尾巴也好可爱

【胶带王子】喂轰君!你摸的位置根本不是绿谷的尾巴吧!……脸也已经红透了!

【爆杀王】废久!不要让这个变态阴阳脸靠近你!

【班长大人】爆豪同学请不要在宿舍对同学使用个性!轰同学也不要尝试把自己和绿谷同学冻在一起!

【爆杀王】混蛋阴阳脸!废久的耳朵是你能蹂躏的吗?废久,来我卧室,我给你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我永远喜欢欧尔麦特】 诶,小胜知道怎么回事吗

【绿动精灵】 话虽这么说…但小爆豪看小绿谷时却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神情呢呱~

【这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 绿谷,我有个很简单的方法可以替你解决烦恼

【我永远喜欢欧尔麦特】轰君真的能帮我解决这个奇怪的兔耳朵带来的困扰吗?那真是太感谢了!

【这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当然,只要一个kiss,烦恼通通飞走啦~

【索尼大法好】 这是解决谁的烦恼啊喂!



与此同时,赶来宿舍的女生众人……

【轻灵】哇!Deku君的兔耳朵也太可爱了吧!还有毛茸茸的小尾巴!好像只可爱的小白兔啊!

【绿动精灵】小丽日的脸都红透了呢呱~

【看不见的客人】绿谷君这样子出乎意料的很可爱呢~

【Pinky】可爱到让女生也很羡慕呢

【我永远喜欢欧尔麦特】 虽然大家这么说,但还是觉得很困扰啊……这个样子完全没办法出门,还让大家替我操心,真的很不好意思

【铁骨铮铮男子汉】各位!相泽老师来了!

【橡皮头】早自习时间班里空空如也,你们在这干嘛

【班长大人】相泽老师对不起!是我失职了!但是绿谷同学早上突然长出了奇怪的兔子耳朵,大家都在为他想办法

【胶带王子】其实你们只是来凑热闹的吧……

【橡皮头】中了奇怪的个性……

【皮卡丘】哇,相泽老师的神情好复杂,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戏谑

【胶带王子】我敢肯定刚才相泽老师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爆豪和轰

【创世女神】前天我好像在报纸上看到过一则「满足兽耳控」的广告,上面说吃下这颗药丸就能长出自己喜欢的人所幻想的自己的兽耳类型

【橡皮头】嗯……这个药丸效果持续不了多久,估计明天就会消除。

【我永远喜欢欧尔麦特】谢谢相泽老师

【胶带王子】喂葡萄你拿着前天的报纸在看什么?居然还打起电话开始订购了!为什么还一边偷瞄着八百万同学一边一脸痴汉笑地流口水啊!

【绿动精灵】八百百最近要小心来路不明的食物哦~

【铁骨铮铮男子汉】 话说绿谷你为什么要买这个药丸啊?难道长出奇怪的耳朵会更有男子气概吗?

【索尼大法好】切岛你是不是对「男子气概」有什么误解……还有用脚趾头想想绿谷也不会买这种奇怪的药丸吧!

【我永远喜欢欧尔麦特】切岛君,我确实没有买药丸吃呢

【创世女神】绿谷最近有吃什么奇怪的食物吗?

【我永远喜欢欧尔麦特】奇怪的食物……今天早上轰君给我吃了一颗味道很奇怪的糖果,不知道算不算?

【皮卡丘】为什么我早都猜到了罪魁祸首呢……

【这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不错,小兔子出久,很可爱,我很喜欢

【奶子是世界的珍宝】原来轰君居然是兽♂耳控吗!

【索尼大法好】原来绿谷喜欢轰同学吗

【绿动精灵】小丽日不要逞强了哦,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呢呱~

【爆杀王】废久才不可能喜欢一见面就问别人「知不知道个性婚姻」的变态阴阳脸!

【我永远喜欢欧尔麦特】那个…其实小胜说对了呢…不是轰君

【这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 绿谷,你这么说我好难过

【班长大人】请轰同学不要站在窗台上!这样很危险!

【胶带王子】这是一楼……跳下去也摔不死的

【我永远喜欢欧尔麦特】实在对不起轰君!但是我喜欢的人……真的不是轰君哦

【皮卡丘】 快别说了绿谷!轰不知道上哪儿找来一根绳子要上吊自尽啊!那一脸绝望的神情看了都让人心疼

【闪耀之星☆】 那么是茶茶吗☆~

【轻灵】那个……不是的哦,我想象的Deku君是小猫咪形态的呢……

【皮卡丘】各位!我捡到一个画满兔子绿谷的草稿本!

【铁骨铮铮男子汉】 这不是爆豪的字迹吗?

【索尼大法好】都用不着你鉴定……上面写满了「废久」「兔子废久居然还有点可爱」之类的话……

【我永远喜欢欧尔麦特】是小胜画的我吗?

【爆杀王】老子就上了趟厕所回来!我的东西怎么就被你们抢了!还给我!

【班长大人】请爆豪同学不要妄图使用个性烧毁证据!

【胶带王子】 我们都看到了……你毁尸灭迹也于事无补啊

【索尼大法好】所以这次是爆豪同学的胜利吗

【绿动精灵】小绿谷喜欢的是爆豪呢……

【爆杀王】嘁……谁在乎废久喜欢谁啊……

【绿动精灵】明明小爆豪已经喜形于色了啊,还控制不住地手心爆出几朵小火花来庆祝呢呱~

【铁骨铮铮男子汉】果然是个暴娇

【爆杀王】你说谁暴娇!!!!

【铁骨铮铮男子汉】我错了,只有暴,没有娇!

【爆杀王】闭嘴!!!

【班长大人】爆豪同学请不要使用武力!

【爆杀王】废久!今天晚上到老子卧室去,老子有话跟你说

【绿动精灵】小爆豪少有的脸红了呢呱

【胶带王子】绿谷君不要被妖言迷惑!小心他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皮卡丘】濑吕,他俩都两情相悦了就任其发展呗

【奶子是世界的珍宝】就是就是!两位记得做好保♂护措施啊!爆豪,我相信你,持♂久真男人!有额外需要的话我可以为你们提供伟♂……啊!痛啊啊啊!

【索尼大法好】闭嘴!人家只是去讲几句话而已!

【创世女神】各位!轰君已经晕倒在地,口吐白沫了啊!请麻烦叫一下救护车!

【我永远喜欢欧尔麦特】轰君你还好吗?没事吧?

【爆杀王】废久不要管他!

【这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只要绿谷的一个kiss就会好哦

【胶带王子】看来是没事了呢……闹剧结束了啊

【班长大人】各位同学快点回去上课了!





晚上,宿舍里

【爆杀王】废久来我寝室

【胶带王子】爆豪你别那么心急呀!门都关上了!

【奶子是世界的珍宝】两位!我这为你们无偿提供润♂滑剂、肾♂宝片甚至还有各种S♂M道具哦!

【创世英雄&索尼大法好】你给我闭嘴!!!

【奶子是世界的珍宝】啊!!疼啊啊啊!!










房间里——

绿谷:小胜,给你看个超级大♂宝♂贝……

爆豪:嘁……有我大♂吗?

绿谷:小胜怎么在脸红呀……看!是欧尔麦特限量版豪华粉丝大礼包!

爆豪:……

爆豪:老子今天让你尝尝什么叫大♂!

绿谷:小胜你……唔……



——画面太不可描述,请自行想象/////










【关于刀乱同人设定一定要吐的烂槽】

一只羊驼喵:

总结一下观点:


1.刀剑是妖而非神明,但也有一定能力和福佑,只是种族划分上,将其设定为“神明”并不是很合理。


根据评论里太太补充另一种意见:


附丧神在日本属于99神つくもがみ,算是神规格而不是妖怪あやかし,主要是八百万神明信仰的关系,99神微妙地介于妖怪跟神明之间,虽在描写上比较偏百鬼夜行里面的物器神,不˙过其中也有御神体这样的刀在,要一个一个的分类真的是很麻烦。正统的神明是天津神跟国津神派系,御神体就偏到神这边,妖刀偏妖怪这边,严格要分类起来也是颇为困难的。


在这点上有各家之见以及文化差异,因此暂且不作讨论了。




2.刀男世界设定开放,故事架构二设当然可以多,设定合理有逻辑即可。但是把刀男写成弱智,痴汉,就是不对的了。(如涉及刀追主或者撒狗粮,我认为【在逻辑合理】的文属于傻白甜范围,不作痴汉弱智论。)




3. 吐槽的审神设定仅以一些人型低龄化文做举例,并不是干涉各位太太们人设,或者关乎性别种族的问题。




如果造成误会非常抱歉,我只针对一些梗而写这篇文,无意针对任何刀剑创作者,也没有贬低任何刀男或者婶婶的意思




正文如下:




同人?没问题,刀男开放式游戏设定。


ooc?暗黑?寝当番?每个刀男饥渴的如十个泰迪?没问题,你家的刀怎么样都好。况且肉文啊,只要美味合理,是一百只泰迪也没关系~

但是「付丧神」他不是「神」啊!不是神啊!不是神啊!!不是!不是!他们只是些【刀精】啊!也就是严格意义来说,刀剑付丧神是妖。

付丧神原指成精的物品,所以你一个审神者也不是带了个神字就能检视【神明】了,一个有灵力的人类哪来的自信真去【审神】啊?说通俗点,你就是个刀精管理阴阳师,请不要过多高估审神这个职业。

有人问,那为何付丧神带有“神”字呢。考据诸多文献,我认为简洁来说,可从日本绳文时期开始,人类对自然界未知力量的崇拜和恐惧,使他们开始拟想「妖怪」一词。由于文化发展里持续受到宗教观「万物皆有灵」的思想,逐渐演变分类出独有的传说和解释体系。

查阅所有的关于日本现有研究且我能读懂的作品,民俗学普遍的「文化认知」是“妖怪是被贬到凡间的神明”,经过时代的演变,不仅容貌上有了较大变化,还从“神的地位降格为妖怪”。这也算是对太郎的台词中提到的,想回天上,的一种解释。

另外一种解读,则是认为日本祖先对于自然界的未解力量进行崇拜。他们根据其对人类影响的好坏,将各种现象具现化,将“对人有利”的膜拜为神明,将“对人有害”的贬为应被【铲除或管理】的妖怪。

而「付丧神」,作为百鬼夜行绘卷初次登场于文献分类里,被定义是“成精的,有自我意识与一定能力的器物。”至于还有些研究者闲的蛋疼研究「多少年才是该成精的标准」,在这里暂且略过。

综上所述,无论从文化还是思维上辩论,「付丧神」不够格成为「神」的,他们长得再貌美如花,再乖巧听话也不行。


此处引用评论里太太的补充作为论据:


“日本正统的神需要有册封,也就是要纳入编制,那些神都是有位阶的(除了天照之流没有,原因类似于天皇没有姓氏),位阶的高低其实就是看它主神社(神社而非社,社的话凶神恶煞也行)的规格大小,只要有位阶,就会过得不错。理论上说如果刀剑们有册封的话,就算是神灵,不过他们绝大多数应该没赶上859年清和天皇册封267家神社吧,就算时间来得及,第一刀剑大多是只有武士贵族僧侣才持有,老百姓日常没有接触到,没能在民间形成信仰,更别提神社,你看刀剑乱舞没出谁知道这些刀剑呢?第二贵族上层建神宫基本上是以主神(天照等级)、天皇、御神体(主神使用的)、将军(也即事实日本统治者)为祭神,说难听点就是刀剑还不够格。”



因此,审神者也不能真「审神」,你要真那么牛,先去补一下时空漏洞,还在本丸打什么工?「玛丽苏,过度曰天能力设定参考此处专嘲」



其次,一个精怪以「交付」的形式,放去给另外的一方做代理管理并战斗,且不说他自身本来就有作为刀剑的记忆,多至千年,少则百年,本身的阅历不知有多少。
就凭官方设定中“刀剑付丧神”由“政府挑选的「审神者」”代为管理,对抗溯行军。可得知刀剑已经具有极强的自主意识。
我们,作为寿命不过百年,现在才活了十多二十岁的妹子,任何手段和心计对「付丧神」而言,都是个笑话。看重点,看黑板,「是个笑话。」(如果设定是人类正常婶的话),暗黑本丸,重新生活,是没有问题的,涉及所有生物生存的本能与感情,设定合理即可。


但若是要将自己抬高到你指东刀男不往西,就算你真的错了刀男们也觉得你好棒棒的程度,请三思。

若你家刀剑真心宠你,那他们挺乐意配合你玩日常,看你耍赖撒娇(参考自己父母,看你小时候撒泼打滚如看猴,虽然他们还是爱你的心态。)

若你家刀剑不乐意配合你,哪怕再是「政府」的约束,其本身是不会不会迁就你的原则的,这里涉及到「妖怪」最基础的设定,不作引申。

但考虑游戏中“指挥战斗,并且能碎刀”的设定而言,我们可以把刀男定义为“对人无害(注意,无害≠有利)的高情商战斗型妖怪。”

因此只要是关于「战斗」的指示,哪怕导致了他们的牺牲,也是源自设定“对抗溯行军”。换个更直白的说法,官方对“碎刀”有设定,有保护,但并无禁止,(禁止是审神圈自发的一种关爱,我个人是认同的。)再加上“碎刀”只能存在于战场,可以判定「审神者」充其量只是个指挥官,你智商情商在线,那你的军队就能继续战斗。你智商情商遗失,重伤出击,就和战场判断失误一样,会导致军队人员的牺牲。

因此,同人里“本丸内碎刀”“来呀内部互相残杀”之类的事情
【根本不会存在】
【你就没那个能力这么做】
【不要带个“神”字就真以为双方都能飞天了】
【谈恋爱当然可以,傻白甜也很欢迎,但是你把刀男写的像痴汉,像弱智,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架空,现代paro,抑或暗堕,作者私设刀男详细性格,只要设定尊重原作,合理即可存在】


所以大家文章开头写“ooc”注意,作者们大多是基于完善的人设上,一种自谦,或对【有歧义部分】设定的一种免责声明。

ooc不是一些写手瞎jb写的理由!不是打了ooc就能到处乱跑了!

综上所述,如果你想写日常,恋爱,傻白甜,哪怕流行的暗堕梗,可以的。剧情得当,智商逻辑在线,是没有问题的。国内刀男同人圈,很多优秀作品足以借鉴。

但如果你真要强行暗黑到底,社会你婶哥的设定,答应我,

多看书,少乱想。


我原本因想写暗黑本丸同人,集中精力看了几个月的“日本神话,日本历史,日本人文”的相关书籍。
结果发现收获的不只是知识,还发现了刀男圈严重的走偏误解倾向。


用流行的「暗堕」作为例子,其基础参考了溯行军,fen婶为原型进行二设,建立“暗黑本丸”的概念,并对里面的人事感情进行描写。好的太太,能可以从人物的“猜忌,怀疑,本能,憎恨,嫉妒,喜悦”里面去凸显暗黑与救赎。


而少数雷,则以“短刀治疗好,宝宝们觉得给糖是好人又温柔,就拉帮结伙攻克太刀;说好的老年刀做壁上观,怎么观着观着还没给人个态度你就开始扭曲的爱起来”了的内容…我只能说……请多思量。假设你被寄养家庭长期虐待,成年后被一个超好的夫妇收养,请问你性格的阴暗,怀疑,恐惧,试探,是不是给你洗香香抱抱买买买就能一个月消除了?然后两个月就亲切的在对方怀里毫无芥蒂打滚,半年后就心无疑虑的撒娇了?




中国有句老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既然你把刀设定为有感情,那也请站在彼此立场上换位思考一下,换做是你,你会这么快接受了?你会一个月后就这么觉得“啊对方如此清新脱俗我爱上了”吗?



也许有人会说“我看日本xxx太太的同人文也是如此!人家可是日本人!”
但我觉得国籍不是烂作的借口,缺知识多读书,多改进才是正确的态度。一种要烂就烂到底的架势是要怎样。

举个例子;抗日战争离得不算远吧?幸存者还有活着的吧?编剧你说一点文化都没有?——【那你告诉我手撕鬼子的抗日神剧怎么来的?外国人编的吗?】

以上。

【写这篇吐槽的时候,我想起了童年被网王同文重生,复仇,订婚,家族恩怨ooc支配的恐惧。吓得我写这个吐槽的时候,思维总是在漂移。】

如有不同意见或者是资料补充,欢迎拍砖和评论。

本文只想对现有的偏移情况与错误观念梗做出质疑,讲出观点。不针对任何特定作者与作品进行批判。如果觉得有冒犯请多包涵。





她说得真的很对,搞同人差不多是无神论者补偿性的信仰,只不过信仰的不是一个实体。虽然我至今说不清是些什么,也绝不是像上帝这样的存在,大概是最后对这个世界抱有的美好幻想。他们是我的精神上的麻醉剂,一直逃避现实的我终于找到了安身之处,在这里不再承受痛苦,终于能活出快乐。一下子,这么强烈的情感一股脑全倾泻到他们身上,那显然不止是爱,我在现实中积累的庞大的冗杂情绪被转移到他们身上,真的释然了。大概就是师匠在龙套压力承受不住时让他逃跑,有那么一点共通之处吧,是一种自我保护转移机制。以及我发现在我看到喜欢的孩子时,心底会刺痛。尤其是看同人文,胃里翻天覆地的感觉,不管是什么情节,心不停地收缩,刺痛,虽然更多的是被一种虚妄的快乐淹没,这快乐能麻痹暂时的痛苦。那什么,差不多一丧就看同人,一丧就看同人,这就是我说的但愿长醉不复醒了。

永远逃避 永远被动

好的好的我会我尽力,也只能尽力了

阿莉西娅:

但无论如何都别坠入瘫痪的绝望,要挣扎,用尽全力去挣扎。


幻象【白芳/狄芳】

大概是刀子?【弱弱

————————————————————————
长安城繁华依旧,长乐坊歌舞升平。
朱雀门上那道剑痕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寂寞,潇洒轻狂的笔风彰示着题此诗句之人的不凡。
又见面了呢,长安。
晚风吹拂起青年的发丝,抬眸却见眼底满是寒意。一口烈酒灌下,些许迟疑,随即踏入朱雀门。

一切都是旧时样,不知人是否还是旧时人。

回忆汹涌而至。

“元芳难不成你…?”

“太白猜得不错,我的确已与狄大人定好婚约。请收下这份请柬吧。”

酒壶摔落在地,酒洒一地。

这时候太白仍好喝清酒,清亮透明,芳香怡人,绵柔爽口,心如这酒,也是一般透彻明亮的。而如今只有烈酒,能麻痹太白。浊黄浑厚,一口下肚,喉咙如火烧灼,但是那般刺激,暂且能使人忘记内心的痛楚。

太白唇瓣轻颤,却欲言又止。
仿佛喉咙被狠狠掐住的窒息般的绝望。

元芳头埋得很深,看不出表情。

剑被狠狠插在地板上,锋利的刀锋让地板裂开一道口子
这话,可比剑锋还更狠啊,元芳。

他李太白终究是在做白日梦,而今该醒了。

*他的灵魂撕裂了,他一直活在一种虚假的构想中。当现实击碎了幻想,他便认为现实本身也被击碎了。*

“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不过仅此而已。”

犹记初次相遇,朱雀门前,醉酒的太白洋洋洒洒用剑题下“欲上青天揽明月”的狂傲诗句。随即狄仁杰的通缉令下达,太白注意到狄仁杰身边的瘦小身影,大大的鼠耳说明此人是魔种混血。还是个少年,眉宇间却别有一股正义凛然之气。四目相对,那人目光清澈明净,太白心弦仿佛被拨动,第一次悟出什么是一见钟情。

感业寺,太白路过,头顶银杏树叶唰唰掉落。

“喂,小耗子,你这么喜欢挂这上面吗。”
“别叫我小耗子,人家是有名字的,姓李名元芳,听到没有。”

和朋友打赌酒量,喝了好几坛子烈酒,烂醉着砸了好几桌子,扣下酗酒闹事的罪名。还仅存着点清醒的意识恳求心软的元芳饶过自己。

“喂,下次我可不替你开脱了啊,待会工资给狄大人扣没了。”

长安街上灯火闪烁,车水马龙。这夜太白陪着元芳调查女帝刺杀的事件。元芳苦苦调查了几日,没有丝毫进展,而和太白约好去的烟火大会,肯定是去不成了,他有些垂头丧气地耷拉着耳朵。

“今夜也没办法看烟火大会。”

太白宠溺地摸摸元芳的脑袋,掏出几枚铜币买了两串元芳爱吃的糖葫芦。

“没关系,下次还可以一起去的。给,小耗子。”

元芳也开心地笑弯了眼。

不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狄仁杰在你心中的地位变得如此重药。或许,从一开始便是吧。

“小耗子,和我在一起别整天说狄大人狄大人,耳朵都起茧了。”
“哼,这么喜欢扣你工资,吝啬鬼一个吧。”
“切,不就是女帝的一只忠犬嘛,有什么了不起。”
“别提他了行不行,我生气了啊。”

这份情很明显,藏在日常的话语间。太白也醋意浓浓地抱怨过无数次,他早就发觉,可他自己却选择欺骗自己:也许……也许会有也许的……

太白醒得很早,异于往常地一下饮了好几壶烈酒。
肝脏很难受。但痛苦的回忆暂时被封存住了。

但愿长醉不复醒。

脑子很昏沉,也没吃东西,摇摇晃晃跟无头苍蝇一样地在街上瞎走。

“李太白?”
相当讶异的语气。

这是那样熟悉的声音,是那样令自己魂牵梦绕。如此近在眼前,想伸手去抓又虚无缥缈,幻灭掉。

“元芳啊,你还好吗。”

“不好,我很担心你,太白你这些时日究竟上哪儿去了?不过既然你回来了,我们今晚一起去看烟火吧,和狄大人一起,补偿那日的遗憾呢。”
说罢元芳轻拽了了拽身边人的袖口,原来是狄仁杰。

刺痛。李白轻轻眯起眼。

“好,总算能看烟火大会了呢……”

不过是三个人,也罢……

太白笑了,这笑意里带着很深的苦涩,但莫名有一份释然。

既然如此,不能在一起,做朋友在你身边守护你一辈子,也好。

我爱上了你,我爱上了幻象。

标记*的这句话出自毛姆《面纱》

我也...我也想知道啊

梦里抹布小天使给了我一个勇抱。让我死在他怀抱里,我要死在他怀抱里。妈的。

【南方公园】暗恋(Craig×Kyle)

。。
写完第一篇后很后悔,知道自己写的是垃圾,还占了那么多tag。纠结了很久发了,然后很感激一个人愿意看,这篇也终于是鼓起勇气发了

*克雷格视角
*搭配上一篇凯子视角看会更好 因为单看可能会看不太懂
*梗来自原作第三季

“我们怎么办。”
略有些紧张地,却下意识地看向凯子。
“怎么办?”
好像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对凯子那炽热的目光。
“我从没打过架。”
这话刚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克雷格知道凯子很期待这场打斗,于是有些慌乱地移开了目光。一阵哗然,观众散去。

在卡胖说话的间隙,克雷格余光瞄到那个家伙死死地盯着自己,熟练地装作很镇定的样子,但手心里还是冒汗了。
什么...回礼吗...
脸变得很烫,克雷格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但越想保持冷静却越紧张,在心脏快跳出喉咙的时候假装不耐烦地频频瞥了凯子好几眼。后者也算是收敛了些。
克雷格默默在心里对自己竖了个中指。
怎么就不能对他友好一点呢!干嘛总是摆个臭脸给那么可爱的人看!恨自己。

不得不承认这个卷毛犹太人是相当可爱的。

克雷格把凯子第一次和他打招呼的场景记得牢牢的。
门打开的时候看见四人帮里的那撮绿,克雷格心都漏了半拍。
“嗨,克雷格”
酥软的嗓音直直钻进克雷格心里,整个人简直要融化了。
究竟在想些什么...
克雷格低着头迅速地走了出去,恐怕再多在办公室里待一秒,就会瘫软在地上了。

成为一个被可爱融化的人。

克雷格从这时候就意识到自己对凯子的喜欢,而且是那么强烈。其实他注意他已经很久了。可他总是用冷漠隐藏这份爱意,隐藏真实的自己,用臭脸和中指来伪装。他假装自己不在意凯子,可他没日没夜都在想这个可爱的小人儿。想搂住他,想给他看他珍爱的豚鼠,告诉他你是我最珍爱的人儿。

为什么把赌注押在了崔克头上?
克雷格睡不着,死死盯着天花板。四人帮打赌他和崔克打架谁会赢,而凯子竟然押了崔克。我是有些太瘦,可不代表我不强壮,难道你认为我不如他吗。我是可以...保护...你的啊。
结果是,揍得个鼻青脸肿。
病床上听到凯子的坦白后,又好气又好笑。依旧是一个中指+一张臭脸,心底却柔软得像水波了。

凯子。
心里这么想着,嘴边不经意就漏出了他的名字。
我那么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你怎么听不见啊。

@草织灯瓜

【南方公园】暗恋(Craig×Kyle)

写在前面,请一定看一下

*第一次写文,请多见谅
(同时还写了Cryle这对这么冷的cp,大概是不会有人看的了)
*梗来自原作第三季,凭记忆可能会有些许出入
*全篇文是凯视角的单向暗恋
(可能会写克雷格视角吧,我不确定,看这篇文有没有人喜欢了)
*最后一句话来自里尔克的《给青年诗人的信》

“我们应该谈谈月经和男孩子!先谈男孩子。我认为克雷格相当酷,克莱德不是很酷!”
卡胖像女生一样开始了八卦,这让人感觉很基。不过听到克雷格,凯子还是一个激灵,立即接了话,
“我觉得克莱德有点酷,但是克雷格绝对比克莱德酷!”
一番话里带着点莫名的小自豪,说完以后脸红到耳根子了,在听到肯尼表示赞同后暗暗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克雷格魅力这么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他。

“嗨,克雷格”
走进麦基老师的办公室时看到克雷格终于战战兢兢地打了第一个招呼。后者却无视凯子,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当场给凯子泼了盆冷水。以至于在后来去南美表演时,心烦意乱地想着克雷格却跳错了步子时,被卡胖嘲笑犹太人不懂节奏。

如果只是认为克雷格很酷想和他做朋友,那会不会对他太在意过头了。

也不知道什么刺激着凯子,在制造课同意卡胖的打赌,赌克雷格与崔克打架谁会赢。也许只是因为有克雷格的参与?而他对这位少言寡语的男孩感到特别好奇,有些想知道克雷格是否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强硬。不得不承认他对老师竖中指是胆大又很酷的行为。因为崔克相比克雷格看上去更强壮一些,同时也为了掩饰自己对克雷格的喜欢,凯子打赌崔克会赢。

“我们怎么办?”
克雷格看着挑起争斗的四人帮,但凯子总觉得他在看着自己。
“怎么办?”
凯子有些紧张。不知道是克雷格眼神的问题,还是错觉,凯子总有些不自在。
“我从没打过架。”
哈?凯子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竟是,好诚实?一阵哗然,观众们纷纷散去。凯子看着平时看不到的克雷格有些笨拙的样子,暗暗觉得可爱。竟就一直这么把眼神锁定在他身上,后者瞥了他几眼才反应过来。
“那么好,明天我们在这里再见。”
卡胖执意将这个打赌进行到底。

看着病床上鼻青脸肿的克雷格和崔克,凯子心底很是过意不去,尤其是看到克雷格伤得那么重(自己功不可没),于是坦白了一切,当然成功获得了克雷格的一个中指。

唉,克雷格。你有没有注意过我呢?
心里这么想着,不经意地就在草稿纸上写下了他的名字。
总是捉摸不透。像是爱一间锁闭了的房屋,或是一本用别种文字写成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