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ley Girl

她说得真的很对,搞同人差不多是无神论者补偿性的信仰,只不过信仰的不是一个实体。虽然我至今说不清是些什么,也绝不是像上帝这样的存在,大概是最后对这个世界抱有的美好幻想。他们是我的精神上的麻醉剂,一直逃避现实的我终于找到了安身之处,在这里不再承受痛苦,终于能活出快乐。一下子,这么强烈的情感一股脑全倾泻到他们身上,那显然不止是爱,我在现实中积累的庞大的冗杂情绪被转移到他们身上,真的释然了。大概就是师匠在龙套压力承受不住时让他逃跑,有那么一点共通之处吧,是一种自我保护转移机制。以及我发现在我看到喜欢的孩子时,心底会刺痛。尤其是看同人文,胃里翻天覆地的感觉,不管是什么情节,心不停地收缩,刺痛,虽然更多的是被一种虚妄的快乐淹没,这快乐能麻痹暂时的痛苦。那什么,差不多一丧就看同人,一丧就看同人,这就是我说的但愿长醉不复醒了。

评论

热度(1)